·習近平強調,堅持“一國兩
·共同開創中華民族美好未來
·臺灣媒體山西根祖文化民俗
·汾酒飄香 臺灣記者三晉行
當前位置>>山西新聞
景鳳“四鳳”——“鄉村愛情故事”背后的山村變遷
2019-06-21 14:13:47    華夏經緯網

  

▲“黑鳳凰”馬小月和丈夫高保紅在家里。(記者 孫亮全 攝)

▲“景鳳凰”段建娥和姚占勝家里的墻上貼滿了孩子們的獎狀。(記者 孫亮全 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京雪、孫亮全、胡靖國

  “縣領導專門來賀喜,還鼓勵我們過好日子呢!”16年后,說起和丈夫成親時的“盛況”,關艷紅仍掩不住有些小激動。

  那時的關艷紅,還是個染著紅發、剪著寸頭的“時尚姑娘”。她從家鄉黑龍江五常到太原一家木板廠打工,與同事姚建寶相識相戀。

  地處深山、窮名在外的山西沁源縣景鳳鄉,從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本地姑娘一個接一個地外嫁,外鄉媳婦一個也娶不進來。村民娶媳婦難,各級領導也著急。打工仔姚建寶為景鳳娶來第一個外地媳婦,難怪“驚動”了縣領導。

  “我們鄉直到2000年后才普遍能吃上白面,過去光棍特別多。進入新世紀以后,景鳳的日子好起來,外地媳婦也嫁過來!”景鳳鄉黨委書記衛文麗說,“現在全鄉45歲以上的光棍還有56人,但45歲以下的村民基本都結婚了。”

  景鳳“思鳳”,娶來的媳婦都是“鳳凰”。在景鳳鄉政府所在地景鳳村,我們聽說了4只“鳳凰”的故事。

  這4只“鳳凰”就是村里的4個媳婦:來自黑龍江的“東北鳳凰”關艷紅、來自云南的“白鳳凰”周國慶、來自緬甸的“黑鳳凰”馬小月,以及景鳳當地的“景鳳凰”段建娥。

  “鳳凰”飛進來、留下來,起初是因為景鳳的人好,后來是因為景鳳的日子越來越好。

  “東北鳳凰”:爬山來的外省媳婦

  知道姚建寶的家就在山西,可戀愛頭半年,關艷紅提出想跟他回家看看,他總是轉移話題,說老家偏僻,交通不便。

  沁源,西漢建縣時叫“谷遠”。有說法稱,“谷遠”即“孤遠之地”。距縣城100多里的景鳳鄉,是“孤遠之地”的孤遠之鄉。“景鳳是位置最偏的鄉,是沁源的老后川。”鄉黨委書記衛文麗所稱的“老后川”,指落后的山區。

  1986年,19歲的衛文麗來景鳳鄉當文化員,1996年調離,2014年又回景鳳擔任鄉黨委書記。“以前不管縣里排什么名次,都是景鳳墊底。”

  “尋河難渡一字溝,十人見了九人愁,年輕人愁得沒媳婦,老人家愁得沒盼頭。”老順口溜唱出了“老后川”的苦情。

  “還不是怕我看了他家的窮樣,不跟他好了唄!”當姚建寶終于帶關艷紅回他家,關艷紅什么都明白了——那還是非典時期,他們坐車坐到交口鄉被攔下來,穿著拖鞋的姚建寶領著穿高跟涼鞋的關艷紅爬山回家,倆人爬了5小時、40里地,在晚上10點終于到達景鳳村。景鳳是窮鄉僻壤,姚建寶更是家徒四壁,父親重病花光了家底,自己都30歲了,從沒有媒人登過門。父親過世后,他成了村里最早外出打工的人。

  1999年,東北姑娘關艷紅認識了同事姚建寶。“他性格急躁,但對人好。”關艷紅說話爽利,她愛笑,也容易逗笑別人。

  關艷紅的新婚“彩禮”,是婆婆做的兩床棉被兩個枕頭。姚建寶家沒家電,沒桌子,沒耕牛,只有一套柜子,一張炕,4畝地和爺爺留下的5間年久失修的土坯房,“趕上下雨,外頭下大雨屋里下小雨。”

  問關艷紅看到這情況,心里打不打怵?她笑著說:“不怵!”嫁來景鳳的頭年春節,全家賬上只有300塊錢,關艷紅花了幾十塊買了兩套條絨運動服,跟丈夫一人一套,“他一身藍,我一身紅,吃頓餃子過個年,也挺好。”

  “有什么好抱怨?自家選的,窮,咱倆就奮斗。”勤儉夫妻的第一個奮斗目標就是蓋新房。

  他們趕上了農村危房改造有補助的好政策。結婚3年后,有了一點積蓄,關艷紅又跟弟弟借了2萬塊錢,加上1.4萬元特困戶危房改造補助,他們蓋起了5間新房。

  “白鳳凰”:“年輕時經不住哄嘛”

  2006年正月,云南大理的白族姑娘周國慶,抱著差幾天滿月的大兒子跟著丈夫楊寶慶回到景鳳。

  2005年,“白鳳凰”周國慶到平遙玩,順便找了家飯店打工。飯店老板是楊寶慶的舅舅,楊寶慶在店里幫忙。

  “我老公不會說話,半天說不出一句,他舅舅全家幫他哄我,年輕時經不住人家哄嘛。”周國慶靠在炕邊繡鞋墊,這種色彩鮮麗,開著芍藥牡丹、飛著喜鵲鳳凰的鞋墊是沁源的傳統手工藝和非遺項目,“早幾年家里忙沒時間學,這兩年才學會的。”

  來景鳳前,楊寶慶的表姐妹告訴周國慶,楊家在村里有6間大瓦房,有地,有5頭牛,一頭能賣1萬多。“我來了一看,是有6間老房,可窗上沒玻璃,窗紙也沒糊好,大冬天漏風,到了夏天漏雨,有時還往下滴泥,弄得炕上頭發上都是。家里連上牛犢是有5頭,可那么小的牛怎么能賣1萬多?”

  他們甚至沒有一床夠厚的被子,晚上凍得不行,周國慶問丈夫:“我跟著你可怎么活啊?”楊寶慶說:“不怕,我能出力嘛,咱們肯定能攢錢蓋房子。”

  “家里條件不好,但公公婆婆待我可好了。”公公前幾年已過世,婆婆身體不好,周國慶把婆婆照顧得貼心又周到。

  為多賺點家用,周國慶做完月子不久,就把兒子交給婆婆照看,自己去家對面的神仙山上刨藥材。柴胡一斤4元,黃芪2元,一天刨十來斤能掙三四十元。

  楊家當時住在景鳳的一個自然村韓家窯,只有5到6戶人家,周國慶的兩個孩子是村里僅有的兩個小孩。2011年,為方便孩子上學,周國慶家掏出多年積蓄在景鳳村蓋了房。剛搬來時,兩個孩子因為從沒見過那么多人,一見生人就嚇得直哭。

  “黑鳳凰”:終于笑如燦陽

  馬小月被叫作“黑鳳凰”,她的眼睛和那頭及腰長發格外黑。

  晌午時分,馬小月在家煮剛搟好的面條,爐子上的鐵鍋咕嘟嘟冒著熱氣,丈夫高保紅提著鍋蓋,站在旁邊笑瞇瞇地看,地上窩著一只進屋烤火的黃貓。

  和別家不同,他們家墻上貼著一張大幅的緬甸地圖,“東枝”這個地名被馬小月圈了出來,旁邊標著:“媽媽家”。

  2007年,20歲的緬甸姑娘馬小月在云南瑞麗的建筑工地上做小工,認識了36歲的高保紅。“他條件不怎么好,就是人老實。”兩人靠手勢比劃“談”了幾個月戀愛,馬小月同意跟高保紅回老家,高保紅給她取了現在這個中文名字。

  剛到景鳳,氣候不習慣,吃飯不習慣,語言不通,離家鄉那么遠……日子過得也緊巴,尤其在有了3個孩子后。馬小月在家操持家務帶孩子,高保紅農忙時種地,農閑時打零工,一年收入三五千塊錢,是村里的建檔立卡貧困戶。

  2016年,縣里投入資金幫農民搞危房改造,馬小月家住上了新房子。政府為貧困戶提供護林員崗位,高保紅被聘為護林員,一年多了6000元收入。村里發展鄉村旅游,建設供游客住宿的社科農莊項目,高保紅在社科農莊打工,一年能賺1萬多元。此外,他還通過金融扶貧政策自主貸款5萬元養了兩頭牛。加起來,一家子年收入從過去的幾千塊增長到了2萬多元。

  現在,馬小月是地地道道的沁源媳婦了。她說一口沁源味普通話,常做山西面條,在“全民K歌”上從《單身情歌》到《在那遙遠的地方》,唱了200多首中文歌,她還跟村里人學扭沁源秧歌。她扭秧歌的照片被景鳳鄉政府上傳到網上,點擊量立刻刷新紀錄。照片里的馬小月,黑膚紅唇,笑如燦陽——那是她剛來景鳳時從沒有過的笑容。

  “景鳳凰”:不是她,就會散了一個家

  關艷紅說,她和馬小月、周國慶閑來常一起去段建娥家,“她家是小賣部,又能買東西又能打撲克說話。她漢子做了那次手術后,常叫我們去家里陪他媳婦嘮嗑。”

  48歲的“景鳳凰”段建娥是景鳳本地人,丈夫姚占勝腦筋活,又能干,家里開著小賣部,平時還開農用三輪跑運輸,他們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2013年末,姚占勝查出尿毒癥,需要換腎,姚占勝大哥立即去做了配型檢查,但因高血壓不符合要求。非血緣關系腎源配型成功率只有十萬分之一,可段建娥也試著做了配型,化驗單出來,她配型成功了。

  2014年7月,一心要救丈夫的段建娥說服娘家人簽字同意她捐腎,臨進手術室前,她把讀初三的兒子叫到身邊,遞給他一個本子,上面記著一頁頁人名和數字,都是鄉親們捐給他們、借給他們的治病錢,“萬一俺倆出不來,這些賬你要還給人家。”

  他們的手術很成功。

  “她救了我,沒她我們家就散了。”大病一場,姚占勝多了很多感觸,他感激自己有這么好的媳婦。他家開了十幾年的小賣部以前叫“占勝早晚門市部”,現在改了名,叫“建娥門市部”。

  手術后,段建娥還是張羅著小賣部,姚占勝還是開三輪拉磚運貨,村里人照顧他們,買東西愿找他們買,有活干愿找他們干。

  段建娥翻開記賬本,跟我們講哪次誰來送了多少錢,講了兩句眼圈就紅了,她不好意思地抬手抹掉淚,“我這是高興的。”

  盼頭:一年更比一年強

  2018年,沁源縣邀請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暑期實踐到沁源,拍拍這里的鄉村影像,馬小月成為一部影片的主角。去年10月,她受邀帶10歲的大女兒、8歲的二女兒和6歲的小兒子到清華大學參加放映活動。

  舞臺上,馬小月舉著話筒直掉淚:“特別感謝中國,感謝政府對我們全家的照顧關懷。”

  “我孩子從北京回來變化很大。”她翻出一個紙盒,盒子上有孩子工整的字跡:好好學習,清華大學我來了!加油!

  就在這一年,沁源縣成為山西省首批脫貧摘帽的省定貧困縣。這一年,景鳳鄉的貧困戶們齊齊脫了貧。

  “我現在對這個家挺有信心,覺得一年比一年強。”周國慶說。2016年,同樣是通過危房改造,她家連補助帶借款蓋了新房。

  去年4月起,周國慶開始在社科農莊上班,一個月工資1500元,丈夫楊寶慶去縣里的煤礦下井,每個月工資5000元。2017年,景鳳鄉引進企業開發旅游項目,他們家在韓家窯閑置的12畝地被流轉出去,每年能拿到4200元流轉金。

  “知足,現在一年能有個一萬多收入。”關艷紅說。在村里,關艷紅的勤快有口皆碑。她養了兩頭牛,一年下一頭小牛,能賣5、6千塊錢。丈夫除了在鄉里當電工,還當上了護林員。“養老保險,加上70歲以上的高齡補貼,婆婆今年領了將近1萬塊錢,特高興,說做夢也沒想到73歲還能當上萬元戶,我說你趕上好時代了嘛。”

  關艷紅現在的夢想是送兩個女兒讀大學,“我大姑娘今年考高中。”

  段建娥本子上的名字已劃去不少,是他們這兩年還掉的。“現在黨的政策確實好。”姚占勝說,他現在每年吃藥要花3萬多元,醫保能報銷1萬,低保等能補助1萬。

  墻上的相框里,有他們穿軍裝的兒子和穿著籃球服的女兒。2018年,他們20歲的大兒子參了軍,小女兒代表長治市參加省里的小籃球賽,被籃球強校進山中學特招錄取,學費住宿費全免。

  出路:景鳳是個好地方

  “去年我們有3個女孩被進山中學錄取,她們是景鳳飛出的‘金鳳凰’。”衛文麗說。

  2018年,中國籃協舉辦首屆中國小籃球聯賽,只有37個學生的景鳳鄉中心小學從全校17個女生里組建出一支女子籃球隊。作為沁源縣15支參賽隊伍中唯一的女隊,一路打出全市第二、全省第四的成績。

  “我們的對手是沁源縣實驗小學、太原市實驗小學這樣的學校,人家穿的鞋都比我們孩子的好,但女孩們打出了老區的精神、老區的自信。”衛文麗一直覺得,景鳳的大問題是不夠自信,窮了太多年,干什么都墊底,好像景鳳就該這樣。

  景鳳人自己都忘了,景鳳其實是個好地方,“我們的村子有近千年歷史,有羊頭山、天神廟等文化古跡;我們有全省第一、高達86%的森林覆蓋率;沁河6個源頭3個在景鳳;我們還有金錢豹、野豬、黑鸛、褐馬雞……”衛文麗說景鳳有太美的綠水青山,可美不自知,也美在深閨無人識,直到2017年,被群山包圍的景鳳鄉都只有一條出山的路。

  “突破交通瓶頸、補齊設施短板是我們的首要任務,老區人民不缺吃苦的精神,不缺發展的勁頭。”沁源縣委書記金所軍說。

  2017年,沁源縣提出綠色立縣、建設美麗沁源發展戰略,一直想發展鄉村旅游的景鳳得到了實實在在的支持。過去兩年,沁源縣投資了5.52億元新建改建了177條農村公路,進出景鳳鄉的道路也從一條變成了三條,景鳳找到了真正的“出路”。

  2015年至今,景鳳鄉連續舉辦了4屆生態運動帳篷節,去年為期一周,游客3萬人。

  景鳳是沁源的縮影,這個山西省“最綠的地方”這兩年走出了“轉型、增綠、開放、強基、富民”的新路,2018年全年接待游客400多萬人,旅游收入同比增長了27%。

  2018年度,景鳳鄉獲得國家、省市縣等各類獎項42項,有史以來首次被縣里表彰為“紅旗黨委”,衛文麗很激動,“落后的‘老后川’終于變成了厚德、厚重、票子厚沉的‘老厚川’!”

  在去年帳篷節上,段建娥家的小賣部每天能多賺幾百元,姚占勝給游客燒茶爐,掙了1000多元。圍繞帳篷節打造的建設項目,周國慶和關艷紅家里多了增收的機會,而馬小月正學著玩抖音,鄉里有意讓她做帳篷節的形象代言人,宣傳景鳳的美好。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轉自:新華網

婚俗 生育習俗
春節 廟會
游藝 其他節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戲 山西鑼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遺產
山西戲曲 萬榮笑話
藝術人物 藝術研究
三晉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將 歷代佳麗
文化名人 當代名人
名人與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晉菜 特色面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谷雜糧 地方特產
手工藝品
 
河南22选5走势图大星